独坐书房手做妻,此事羞与外人提。
前面电脑东瀛女,桌上卷纸铺整齐。
一上一下潜入戏,忽快忽慢眼迷离。
点点滴滴落在地,子子孙孙化做泥。
事后惊觉无意义,决定不再手做妻。
又是一天深夜里,再把卷纸铺整齐!